【开房】      点击:加载中

【开房】


  我不是随便的人…

  娜娜一脸痛苦的幽道,嘴里不停的重复着,但身理上的反应,显现出内心的

渴望。

  「我知道,因为我也不是随便的人。」丁香一脸奸笑的回答着,心里接了一

句:我随便起来不是人。

  从约娜娜出来,等人、打的、开房一共只花了30分钟,准确的说是27分35秒。

  13根烟,两罐啤酒,130 元的房费。似乎一切的一切就是这么顺理成章,浑

然天成。

  娜娜平躺在床上,双眼微睁,身上的衣物已经被丁香拔的只剩胸衣和内裤。

  此时,全身无力的瘫倒在丁香的怀中嗅着男人独有的体味,脸上有着淡淡的

绯红,扑朔迷离的眼神似空洞般的望着天花板,双唇微张且有一丝晶莹顺着唇角

留下。

  丁香扯下黑色蕾丝的胸衣,那对硕大的双峰离开了胸衣的束缚依旧挺拔,圆

润而有光泽。丁香把头深深埋进了这曾经埋人的坟墓,贪婪的嗅着香气,晃动着

鼻尖磨纱着「红葡萄」。忍不住的一吸气含住了它,啧啧声的用力吸起来,手在

另一半的玉乳上揉捏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娜娜发出了三分欢喜,七分娇嗔的媚人呻吟,让人听了血

脉膨胀,定力差一些的甚至滑精而出,而在丁香的耳里却是女人对男人屈服的暗

示。

  是的,七年过去了。她已经不是当初不解风情,羞涩做作的小女生,一个成

熟的女人才是上天对男人最大的恩宠,因为她们要的不再是感情这种虚无的东西,

而是强烈的肉欲。曾经满头大汗却找不到胸衣暗扣,拖不下紧身牛仔裤的丁香,

此时已是老马识途,光月老手,能抓得住女人的心,控制住女人的情欲。

  一只娇乳已被吸出血痕,还不死心的留下一排牙印,另一只嫩乳已不知变化

过几种的形态……是疯狂的情欲还是恶意的复仇?这已不是重点,当看着身下的

尤物微颤的身躯和蠕动的双腿,敏感的神经迫使她一阵阵的抽搐,似乎进行交配

才是重点。丁香并没有隔着内裤抚摸私处的前奏,用力的扯下了女人所为最后防

线,两根手指深入阴道探索着内壁。

  娜娜发出享受的哼声,一脸的痛苦,但这是快乐的痛,期待深入的痛。环抱

着虎腰的双手,已移至坚挺的阳具来回的套弄,一张小嘴滑入炽热的铁棒,忘情

的吮吸,下身配合着手指的抽送而剧烈挺送。

  「阿……阿香,快…操我!」娜娜瞬间变成了发情的母狗般的哀求着,抓住

阳具想往自己流出大量淫液的嫩穴里送,双眼里不剩一丝的理智。

  丁香没来的一阵厌恶,一把推开了她,转身在包里拿出军用背包带。带着挑

衅而又充满野性的口吻说道:「来点新鲜的,今晚让你好好享受下!」

  像以往在部队里捆绑死囚去枪决的特有手法,在绳子中断处打起一个圆形的

死结,从她颈部落下,绕过饱满而又坚挺的双峰,回拉到香肩上,在手臂上转了

五圈再背过她的双手,打上了结。

  本是丰满的乳房经过了特别的捆绑法,挤压出夸张的弧线,使丁香感觉到莫

名的性奋。忽然解下裤头上的皮带用力的抽打的嫩乳,在男人垂延欲滴的娇乳上

留下一条条紫红的鞭痕。

  「啊!不要~~~ 啊!用力点!!」

  这疼痛下产生的强烈快感让娜娜变得疯狂,却又如此性感。充满着堕落味的

房间里,让一切生物只剩下原始的狂热。丁香却一直用一腔的怨恨保持着心里的

一点空灵,不停的告诉自己,身下这个让自己献出初吻的女人,在这几年一直是

贮存着别的男人精液的容器。粉色的乳头娇小的乳房已是过去,下身的阴唇紧闭

成了如今微张的成熟性器。

  无边的妒忌和当初的纯情让丁香只剩下虐待的快感。随手拿着床头的控制器

疯狂的插入她的阴道……伴随着她的惨叫,顺时针的扭转着。

  起身走到浴室拿下毛巾塞到娜娜嘴里,继续抽送着手中的控制器,一阵报复

的快感由然而生。

  「贱货!当初为什么不给我!为什么……」

  回答他的是一声声的闷哼声,其中夹带着欢愉的浪叫,丰满迷人的臀部竟然

不知羞耻的配合控制器的抽送而顺势移动。

  丁香忽然拿走塞满娜娜嘴的毛巾,把已经坚挺到快爆炸的鸡巴送入她的喉管,

疯狂的抽送。在一阵阵的闷哼声中,在她的喉间爆发,渗杂着口水的精液顺着喉

管流下,也顺着脸夹流下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