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假海关摧残真处女】      点击:加载中

【假海关摧残真处女】


  因传闻「好景」商场有「李加欣写真」之偷摄的四仔出售,我去到「好景」

商场。在商场二楼中走了一圈,人影全无,所有的四仔铺的门前也贴有一张警方

告示与一条印有警方字句的长带子。我正要走之时,忽见一人由扶手电梯那方出

现。只见来人在转角暗位的四仔铺的门前,放下两大袋物品。有多年买四仔之功

力的我,从远远看一眼,就知那两大袋是超三级片!…或X 级片!

  我步上前在售货员身后问:「是四仔吗?」

  售货员转身:「是四仔!!今晚新到……」

  那售货员一头飘逸长发几乎垂至柔软纤细的腰肢,肌肤雪白无瑕,鲜嫩可口。

三围大概33C ,22,34,,几乎没有化妆的五官相当清丽细致,楚楚动人,气质

清灵,中等身高,短裙下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雪白美腿。幼颜白嫩,带一种娇柔

纤弱,令男人想怜惜或蹂躏的美。这是我第一次碰上如此美貌鲜嫩的少女,尤其

她那清纯羞涩的神态,以及水汪汪的眼神。

  售货员一面开门,一面向我说:「四仔新货!!…全场独家……「李加欣写

真」的偷摄四仔…「刘加零」的盗拍四仔,有六九、有玩后亭、有吹大爱、有老

汉推车、有骑乘位……招招清楚,LD质数,每只六十元,不买是你损失!」一面

由大袋中拿出一盒盒碟。

  我的目光全集中在售货员胸前钟乳上,美乳在紧身T -SHIRT 内随说话而上

下起伏,她一句我也不入耳。少女见我依然无动於中,便转身继续把放碟到货架

上,一面说出「好景」商场的口诀:「真军四仔,包跟封面,包清包正,有坏包

换!真军四级,化啖止咳!……有四级,碌鸠不会眼湿湿!……」声音空洞地传

遍空无一人的商场。

  我一面选碟,一面暗暗欣赏少女的身段。见少女那一双乳房随着正在起身又

弯腰而不停地摇落摇上,短裙上隐露出内裤边沿与浑圆结实紧绷高翘美臀,更令

我心头狂跳不停。我满脑袋是双手在少女那双美乳上左搓右搓,忽然灵光霹雳,

一条绝世淫计闪现,我即不理后果的依淫计而行事。

  我随手将手中所选的数只「四仔」交与少女,少女即一手收买碟钱,跟手将

数只「四仔」放入黑袋中,我拿着放有四仔的黑袋,煞有戒事的拿出我的工作证

件,在少女脸上快速一摇,轻声说:「海关!!」

  少女给我吓得不知所措,我看着少女的惊慌幼颜,心中暗笑。我说:「落闸

关门吧!」少女如我言地落闸关门,随即软坐在地上。我凶狠地威胁她,卖盗版

碟,不但有罪,未成年打工还要罪加一等,不判坐牢,也要入女童院,还要缴十

万元罚款。吓得她拼命求饶,半哭半哀求:「我只是来做暑期工,昨天才番工,

我不想入女童院…求求你…放过我!!」奸计即将得呈,我低头看着少女。「哈

哈」我不怀好意淫笑起来:「我是很通情理的,只要你乖乖听话,吹吹喇叭,让

我过过手隐,满意了就放过你。」

  我隔着短裙摸着少女的屁股淫笑:「还不把衣服脱下。」少女受到我的恐吓,

不敢不从。啜泣着脱下T-shirt 和短裙,露出蓝色乳罩和内裤,内裤上还有米奇

老鼠图案。几乎全裸的美少女,却又比完全一丝不挂更诱人。我立刻抓着少女的

手拉进自己怀里,一面搂着那软玉温香的柔弱娇躯,一面吻着怀中无依猎物的俏

脸,这样楚楚动人的美少女,再穿上这样诱惑的服装,当然要先好好猥亵一番:

「你甚么名字?」。

  少女既嫌恶又害怕地轻启樱唇:「李彩桦」我趁机将彩桦的香舌吸进自己嘴

里,啧啧地吸吮,再将自己的舌头夹带口水侵入她的小嘴里舔弄搅动。柔软芳香

的舌尖抗拒地推挤我的舌头,我可以强烈感到彩桦因嫌恶与羞辱而颤抖,但这让

我更兴奋地用舌头与她的舌尖推挤交缠。

  「啊…求…求你…不要啊…啊……我以后不敢了…」彩桦哀求我。

  「叫什么叫?舌头伸出来,快点。」

  彩桦啜泣着仰头,轻吐艳红舌尖迎上来,我深知清纯或高傲的女子对接吻非

常重视,视为心灵的贞操。我要恣意品嚐她的红唇腻舌,彻底羞辱玩弄她。

  我强吻了好一会,便强迫彩桦转身弯腰,双手撑着桌子,原本就很翘的屁股

翘的更高。我从她背后紧抱着她,手在她雪白的大腿内侧游移,兴奋地感受她的

颤抖和害怕,我内裤里勃起的下体紧贴着她的股间摩擦起来,手指隔着蓝色内裤

轻抚着她粉嫩颤抖的花瓣。

  「啊…不行…住手啊……求求你…不要这样……呜…呜…求求你……」彩桦

吓得全身发抖,左闪右避的想躲开我的狼手,雪白无瑕的修长美腿不停颤抖。她

这种诱人的哀叫声柔媚可怜,听在色狼耳里,令我酥麻销魂,兽性澎湃。

  我左手撩起她的胸围,两个香郁、娇嫩、可爱的小乳房立时展现在我的眼前!

哗!两颗小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呢!虽然不是丰满型,但乳房的曲线十分柔美俏挺,

我握着她的嫩乳,尽情搓揉颤抖的粉红乳头。

  右手伸进她内裤搓着少女幼嫩雪白的高翘屁股,美臀浑圆结实紧绷、令我的

手越摸越爽。中、食二指接着从前方滑进美少女的花蕊里,激烈地抚弄彩桦的阴

唇,可是无论我如何卖力,却仍挑不起彩桦半丝性欲,她的鲍鱼仍然活像没浇水

的泥土一样的乾旱。对於毫无反应的性交,我以为和奸屍没有分别,只会浪费自

己的时间和精液。乾巴巴的把龟头插入,自己也一样受苦。

  我突然看见货架上鬼畜轮奸几个字,灵机一动。找了一只以护士为封面的VCD

,放到随身的手提影碟机上。我对怀中的彩桦说:「若果不跟封面,吾系真军四级,

我不会放过你。」

  影片开始,站着的美丽少女让人眼前一亮,纤细的长发少女很有气质,大概

17、18岁,冷艳娇媚,妩媚动人中带着高傲,波浪般长发,瓜子脸。纯白的护士

服紧裹着诱人的曲线。白色的护士帽子与一般护士帽样式类同,白色制服上衣的

V 型领口开的很低,暴露出柔滑诱人的白嫩乳沟,而且隔着单薄上衣可以清楚看

见胸前蓓蕾明显激凸的诱人形状,表示上衣里面没穿任何内衣。

  护士被两个打手左右挟持着,惊恐地看着全身肥肉的刀疤汉向她走来,护士

吓得不停颤抖,全身无力地求饶:「不…要…不要…求…求你…放过我……」

  刀疤汉强迫护士在身前蹲下,强行将勃起的巨根插进她嘴里激烈抽插,护士

头上的护士帽随着口交的动作摆动。更让两个打手的大鸡巴轮流享用护士的舌技

和喉咙,有时还强迫她将其中任两根大肉棒一起放进嘴里舔弄吸吮。

  刀疤汉在口交了好一会,便强迫护士转身,让她爬在地上,褪下护士的白色

蕾丝丁字裤,一手扯开护士原就酥胸半裸的制服衣襟,搓揉起那34D 的雪白美乳,

抚弄着露出的嫩红蓓蕾。刀疤汉双手抓着护士那柔软纤细的腰肢,噗滋一声从背

后狠狠直插而入,「啊…啊…好痛…啊…啊…啊……会死…啊……」护士惨叫哀

嚎,艳红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颤抖的雪白大腿流下,白色的护士服衣襟已完全

被扯开,雪白诱人的美乳随着抽插的激烈节奏上下摇晃,销魂柔媚的呻吟哀叫在

强制性交和口交的抽插声中不断响着。

  另一名打手捧着她垂下的头,将湿黏的肉棒插入她嘴里猛干,还不时双手搓

揉她那被干得上下摇晃的白嫩美乳。配合刀疤汉猛烈抽插的激烈节奏狠狠干着她

的喉咙。可怜的美少女,被前后夹攻,干得死去活来。最后刀疤汉和打手同时射

精在护士的美穴和脸上,部分白浊精液从护士艳红的唇角流了下来。

  彩桦目睹影碟里活色生香的轮奸派对,听到机内传来许多男人的淫声淫笑,

其中清楚夹杂护士的呻吟与哀鸣,以及男人激烈抽插下体发出湿淋淋的噗滋噗滋

撞击声,逗得彩桦全身一颤,双腿发寒晒抖。我又伸出像毒蛇般的舌头,将她含

苞待放的红嫩蓓蕾啧啧地舔弄吸吮;把两团坚挺雪白的嫩乳搓揉至又红又涨。这

加剧了彩桦的反应,只见淫水开始缓缓地从本来乾枯的肉洞中渗出。

  是收获的时候了,我拉低了运动裤,那条硬了好久的火热大铁棒,有如一支

蛇芧般弹了出来,我哪管三七二十一,立刻按着她的头,强迫她跪在我的大鸡巴

前。

  「不要啊……呜呜…不要……呜呜…饶了我……」一下子面对眼前难以想像

的八寸巨龙,彩桦吓得不停啜泣摇头求饶。「张开嘴,亲亲你的好朋友。」我按

住她的头,阳巨不住拍打着她俏丽的面颊。

  我强迫彩桦用舌尖在龟头及根部处舔着,并将巨屌含入嘴里吸吮,还抓住她

的纤手来到血脉贲张的巨根上,强迫她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,左手轻搓

我的蛋蛋,她眉头轻皱,却又不敢反抗地用她的丁香小舌舔着我下体。我拨开彩

桦披散在她脸上的秀发,看自己的肉棒在彩桦红艳欲滴的小嘴里抽插,嫩薄的嘴

唇含在包皮上,像两片软绵绵的面包夹着香肠一般,充满了唾液的湿润口腔,感

觉像把阳具塞进沾湿满了暖水的蜜桃中,她清丽如天使般的脸上还流着眼泪,雪

白诱人的喉咙痛苦地抽动。

  我拿出相机,着她一个一个动作的做,不停的按下快门,摄下她的清纯淫态!

  我先要她双手托着自己的乳房搓揉,学着AV女优般装出一副性饥渴的样子;

然后要她张开嘴,将小红唇弄成小洞后,轻放於龟头顶,续小续小的吞下我已经

勃起了的阳具;当她吞了一半时,还要她抬头看着我,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;然

后我要她躺在地上半撑起身,一只手抚摸,一只手搓揉自己的阴蒂,作自慰状!

起初她是战战惊惊的动着,但一经点火,不用我再多说话,自己已经忍不住出力

的动来!

  是时候了,我抓着彩桦的长发,用力将肉棒插到她柔软的喉咙,连续用力抽

插十多下,然后在她嘴里射精。一半精液射满在彩桦嘴里,肉棒抽出时部分精液

喷在她稚嫩的美丽脸上,颜射的精液配上凄楚受辱的神情,令我看了更想立刻狠

狠蹂躏她。

  我要她每吞下一啖精液,就张开口让我拍一张,直到所有精液被吞下为止;

然后,再将刚才颜射的精液,慢慢拨入口中,包括眉毛、额头、面颊上的精液,

通通先拨到口唇边,再伸出舌头来舔入口中!最刺激的莫过於是她含着半口的精

液再替我口交!温暖的精液在她口腔的湿润下,包着我的阳具浪来浪去,那种刺

激是非笔墨所能形容!

  「求求你…这样…可以了吧……」彩桦希望恶梦就此结束,发抖地求饶:

「你说过只要帮你用口,便会放过我的…」

  「蠢西,你想得太美啦!」我忽然用手铐将彩桦双手反铐背后,淫笑着把彩

桦反转向下伏在地上。

  我两手抓住她的米老鼠内裤,用力往下一拽!随着 嘶啦 一声,内裤被撕

破褪到了一边的大腿上!我狠狠地分开她双腿,把玩着茂密丛林中贲起的阴户,

可以看到她贲起了的阴阜上,正疏疏落落的长出了一小撮的阴毛,再下面的处女

阴唇更是如一条线般,紧紧的合着!我两集拇指扣着她的大阴唇向外一翻,粉红

色的阴道嫩肉立即联同小阴唇一拼的翻了出来!只见一片薄薄的「物体」立在那

里,「处女」两字令我碌鸠立时硬上加硬。处女即是处女,阴唇的弹性果然也不

同凡响,我的手一松开来,她的两片阴唇立即像弹簧般,黏成一条峡篷!

  我从后面紧贴着彩桦的美臀,双手扯着彩桦的嫩乳,龟头抵着已经湿淋淋的

幼嫩花苞开始用力,准备插入。彩桦知道劫数难逃,狠狠地骂道:「仆街!仚家

产!你都「口爆」左我一获啦,仆街你无好死架…你敢搞我,我老板系新义安,

一定不会放过你!仚家祥!锡你老母…」彩桦粗口连珠爆发的向我狂骂。她以为

粗口烂舌可以凶我,把我吓怕,谁不知你越讲粗口我就越high!

  我抓着彩桦充满弹性的翘臀,用力一挺狠狠插入。阳具奋力的向着她那紧窄

的阴道深处不断进发,我每进一分,她就痛得叫喊一声,被我的超大鸡巴开苞撕

裂的剧痛令纤细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,彩桦发出令男人销魂万分的凄楚哀叫:

「救命啊…啊…好痛……会死的啊……」彩桦的哀鸣和嚎叫有如为这次「强奸」

增添一段现场配乐。「好痛,求你…求你不要搅我…」

  我也好不了多少,处女的阴道果然够窄,把我的阳具紧紧勒着,我每进一分,

也感到她两边的阴道壁不断的向着我入侵的阳具挤压,还有种想将我的阳具推回

去的感觉!在她阴道壁的紧勒着的情况之下,就连我的茎身也感到异常的肿痛!

我再向内推进了约两公分,发现她下面真的紧得难以再进一步,於是我把阳具轻

轻的抽出来,直至只留下龟头在她的阴道内!

  此时彩桦已不再向我哀求,因为一切抵抗都无法挽回她的贞操了。她用充满

怨毒的眼神怒视着我道:「死仆街,你要做就快D ,搞完快D 栏呀!」

  「好呀!甘寸?一阵我就扑到你叫救命!!」我唯恐彩桦的叫声惊动附近的

人,便用刚才脱下的米老鼠内裤塞进她的小嘴里,然后,深吸一口气,运起腰力,

强而有力的臀部肌肉一弹,把那硬如铁石的阳具,直捣黄龙般狠狠插入彩桦的阴

道内,直抵花芯尽头。我的阳具不单突破了她阴道壁的紧迫,更狠狠刺穿代表贞

节的薄膜!阳具终於全根没入了她处女的阴道内!我这一下全力一击实在太厉害

了,将彩桦后面的怒骂变成了一声声惨叫,「啊啊…呀!!!!!!」凄厉惨叫

声从塞了内裤的口中传出…

  可怜的彩桦,我现在已经无法怜香惜玉了,我是在强奸,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她的痛苦更增加了我摧残她的兴趣。她的头发更加零乱,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

流个不停。我从后激烈地摇着彩桦纤细的腰肢,每次插入都将粉红嫩唇挤入阴道,

拔出时再将嫩唇翻出,刚开苞的处女嫩穴紧紧地夹着我的大鸡巴,那柔软多汁的

处女嫩肉紧紧地缠绕并吸吮着整根肉棍,感觉真是爽爆了。无论我是抽出或是插

入都痛得她弓起了身子想去躲避,但她那是我的对手!我按着她的腰身,阳具是

打桩机般不停在她的阴道内进进出出,还不停把她的淫液跟处女血一并带出来,

美少女幼嫩雪白浑圆翘起的屁股被我猛烈撞击得啪啪作响。彩桦阴户周围的淫水

已经被我干成白稠黏液,艳红的破处鲜血混合着淫汁从雪白的大腿流下。

  彩桦被干得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数百下的抽插后,我感到自己的龟头正在

不规则地跳动着,我知道这是射精时的先兆;不期然地吼着:「太爽了…要射啦

…射进去…插死你…」

  「不要啊…不要射在里面……」彩桦挣扎着逃避。我死抓住她的嫩乳不放,

兴奋地用力把挺腰上仰,加快速度抽插。把龟头深深地顶实她的灼热花芯中,将

大量精液满满地喷在她体内,被干得奄奄一息的彩桦,还是不能休息,被迫跪在

我面前,将碌鸠上面的汁液清理舔乾净。

  临走时我从她钱包里找到一张她的合照,得知她有一个当诊所助护的姐姐—

—彩云,大概18、19岁,清爽短发,胸前一双大竹笋,脸上虽然没化妆,郤让我

感觉肉棒又要勃起,我要彩桦打电话给她。

  「我不知到她电话号码…」

  我一脚把她踢倒地上,抓住彩桦屁股两个翘起的肉丘,向两边野蛮地扒开,

接着一根手指插进了紧缩着的菊花洞里!

  「不!啊……不、不要啊!!」彩桦拼命扭动着浑圆的白臀挣紮逃避起来。

  「不要?那你告诉我她的电话号码。」我感到彩桦紧凑的屁洞不停抽搐着死

死夹住我的手指,乾脆又插进一根手指,用两根手指一起在彩桦的屁眼里使劲地

抠挖转动起来!

  「我不会告诉你的!」

  「你那屎眼那么紧!抽插起来一定舒服得很!!」我一边恶狠狠地羞辱痛哭

失声的彩桦,接着把坚硬的肉棒顶在她的肛门上。

  要遭到可怕的鸡奸的恐惧,终於使彩桦再不能紧守最后的心理防线,在这要

紧的关头出卖了姐姐。

  「3048 0438 ……呜呜呜…」彩桦绝望地哭泣着。

  我放肆地拍打着彩桦摇摆挣紮着的结实屁股,对着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的她

大笑起来。